自由意志万岁


换书节一举成名,群友问:你有多少诗词书啊。

所以如今我也不换文学书了,要换就换:社科,科普。

这不,读到一本科学的。


毕竟咱看书少,也不知科学界是如何看待“民科”这个称谓的。

书中说,“民科”(“民间科学爱好者”的简称),一般定义是:此人没有在相应的科学共同体中任职,同时他的研究领域是不被科学共同体所认可的,或他的研究方法是不被科学共同体所认可的。

比如,一个无业人员研究星学,那么他很容易被视为“民科”;一个纺织工程师,如果他业余开始证明哥德巴赫猜想,那他在数学领域就会被视为“民科”。


书中讲到一个民科。一个专利局的小职员,经常和小圈子聚首,总共三个人,一起散步、阅读或讨论。

读的书目主要是科学书籍,同时也没有重理轻文,他们一起读古希腊悲剧,狄更斯,塞万提斯的作品。

这段时光可是迷人极了。多的是思想充实的快乐,学问碰撞的火花;虽然清贫,但“欢乐的贫困是多么美好的事啊”。

后来我觉得,清贫还是富裕,充实还是贫瘠,全是选择。

看你将主要精力投放在哪里,要是全身心想发家致富,说不定这事比啃专著还容易;但如果想专心致志地沉浸精神之乐,哪怕只有几年,最好是长久更长久,将是一生中无可估量的幸福。毕竟,幸福是心灵感觉范畴。


这几位年轻人,将难忘的那几年命名为“不朽的奥林匹亚学院”。

1905年,奥林匹亚学院三剑客之一的爱因斯坦发表了五篇科学论文。据说这些贡献中的任何一个都足以赢得诺贝尔奖。

让人想起,牛顿因躲避瘟疫而离开剑桥到故乡度过几年,就是在那里,牛顿创立了万有引力定律。

奇迹年,原本是用来称呼牛顿的1666年,后来开始称呼爱因斯坦的1905年了。

这么讲,非是对“在相应的科学共同体中任职,同时他的研究被科学共同体所认可的”的专业人士不敬,而是不论是专业还是业余,对科学,还是文学,如果谁发现创造奇迹,那奇迹只能是来自彻底自由的思考,心无杂念的专心致志。


爱因斯坦当年就是一个超级“民科”,只是由于他如此成功,以至于没有任何人敢将他视为“民科”,他反而成为科学共同体一致膜拜的教主。

人们该膜拜他什么呢?无以伦比的发现?

只有坚强的性格才能不流于浅薄。始终对根本问题进行不断地思考,才能触及事物的实质。纵然奇迹年过去百余年,知识的宗旨也不曾改变。



评论(2)
热度(3)
© duoduotalk / Powered by LOFTER